追蹤
茱莉亞蘿蔔玲
關於部落格
如果歲月可將你雕琢得這般美好
那麼何須害怕經歷滄桑
  • 218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4.10.12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應該是被新竹縣史館所感動了
我決定要來去看看自己家附近的展覽區

秀朗橋下 不過從來沒去過
 一開始還走錯邊
繞了好大一圈 終於到達門口
「不要掩蓋過去。我們深知,不向歷史學習,歷史必將重演」。
這是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成立的初衷。

遊客 只有我一人
我就按照園區號碼來參觀
第一法庭 是警總軍法審判專用法庭
1980/03/18 在這裡連審9天 「美麗島事件」

有很多民進黨籍的元老人物 還有花媽

旁聽規則

一般老百姓犯法也要用到軍法審判 才奇怪
但是當時是戒嚴時期 觸犯懲治叛亂條例就會被軍法審判
相較於一般司法庭 
審判過程不公開 加重量刑 對被告保障更少 人權受到相當殘害

本來推翻滿清 為了創立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的國父
知道身而為人的基本權利就在這個奇怪的小房子裡被軍閥抹滅時
心裡會做何感想........
身為後人 一定要好好珍惜現在這個前人獻身替我們換來的自由

法庭外 `公正廉明` 顯得多可笑


第二法庭維修中
其他的宿舍也有其他展覽
1960年代國際開始重視人權問題
會有國際特赦組織來救助台灣政治受難者

當時處理政治犯的過程
簡直就跟CAS處理豬肉一樣可怕

新店是秘密處決場
馬場町公園 每次騎自行車道都會經過

大學畢旅去的綠島監獄-綠洲山莊 
也有秘密處決場 燕子洞附近

當時大家都活在恐懼中
這怎麼會是公民社會所訴求的呢???

而且死去的人都是高級知識份子
諷刺的是 知識給我們看清世事的能力 卻敵不過粗暴的力量
美麗的貝殼畫 來自受難者

惡劣的環境 關得住我們的肉身
卻無法囚禁我們的心靈
越過死亡的幽谷 得到更加強大的靈魂

牢房的模擬
不是一人一間 可能會20-30人共用

 環境很惡劣 很容易生病

另一間


這個組織源起於1961年
原來是想要幫助被政治理念或宗教信仰迫害的人

當時的台灣 就跟現在的中國一樣
會隱蔽很多情報
當時還宣稱 台灣沒有政治犯
其實我們五十年代一度是政治犯最多的國家
多少人的人性尊嚴 青春歲月 幸福家庭 生命財產都被無情斷送
這個組織的存在 多少給了受刑人一絲獲救的希望

接下來的展區 是仁愛樓看守所
跟綠島的有點像
不過這裡比較著重在他們勞動的工作
這裡展示的是 他們有在幫忙洗衣服

這應該也是讓受刑人培養一技之長的工作
受刑人受訪說 基本是燙襯衫 燙毛料就是高級的 要不然會不小心把別人的衣服燒掉

有圖書館
想到了蕭山克監獄的救贖 Brook圖書館
安迪一週一信到一週兩信 得到市議會的贊助購書
讓受刑人可以在獄中完成學業
這些已經泛白的書籍 曾經陪伴多少人走過最後的歲月

還有人會修補書籍

一走進飯廳 因為有點餓了
還以為飯是真的勒

有電視 可以觀看投開票情形
但需要先列出節目表

警衛室

律師接見室                                                                   醫務室

錄音室

福利社

會客室
電視上才會有的場景 
卻是某些人跟親人唯一的連結

必須要檢查 送給受刑人的所有東西
水果必須要切開


美術工廠 
是設於外役區 有以蛋殼製作京劇臉譜 販售給外國觀光客
這個廠區展的是特展
我就是為了這個特展來的
〝1950年代大量的政治犯因莫須有的罪名被監禁與處決,政治犯的遺書連同處決公文,一併歸檔在現今的檔案管理局。
歷經五十餘年,這批政治受難者的遺書得以重見天日。讓家屬終於能觸碰當年入獄的親人,直到最後一刻的內心世界,對家人的不捨之情與不願放棄的理想。〞

1950年代 很多受難者在被處決前 順手找來一片紙或是家人的照片後寫下對家人的思念與交代
1952年後 才開始讓受難者寫遺書
可是卻沒有送給受難者的家人 只是跟公文一起歸檔
民國100年才發現177為受難者有112位有遺書 就還給了家屬
這次展出10位受難者的手稿


一進展場 看到一面黑黑的互動式牆
走進就可以看到每一年被處決的人名
名字都不認識 但卻越看越心寒

來這裡看這種展覽 切記不可牽扯到政治化
應該要把重點放在 受難者與家屬間的牽絆
永遠不能圓滿的全家福

許許多多家庭
許許多多無目可掃的清明節
許許多多不知何日的忌日.............................陳武鎮

為了社會和人民獻身的人權鬥士
在人生的最終處 可能也遺憾無法陪子女度過人生重要的階段

對子女的殷切期待
希望在之後的社會中女孩子可以公平的與男孩子競爭

我沒有每張都照
因為有些故事好像很私密
有很多本省籍青年 平常交談都台日語交錯
只學中文幾年而已 
我覺得 文字有力量 
這些文字很簡單平實 可是情感面上深可見骨

如同簡介說的............

槍響前一刻,
 
我沒有停止對妳們的罣礙,
 
月光下,腳銬與手鏈只剩冷冽,
 
驅趕不走 筆尖傳遞到泛黃薄紙上的溫度,
 
不曾想過,
 
黑暗後 迎來的一道日光,
 
塵封了一頁頁訴說思念與理想的隻字片語。
 
 
 
妳們可還願意記起我?
 
或者,早已深埋心底,化為一座不願觸碰的禁忌之墓。
 
 
 
一甲子的時間,好長,長到我以為不會到來,
 
但該重見天日的炙熱,終究會破繭而出,
 
那封早已泛黃的冰冷書信,染上妳們的體溫與淚水,
 
遲來的愛,只是遲來,不曾淡去!

有好多外國觀光客都留下一樣的小文字

我留下的


從君主專制的年代 一路走到現在
我們走了好幾百年
從以前的文字獄到現代的白色恐怖
女性有了工作權 投票權
都是由很多人的努力得來的............

"For their tomorrow , we gave our today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